为发展中国家的研究成功播撒希望


Claire S 发布于 2016 年 6 月 01 日 03:00:00

 

波士顿因红袜队、烘豆及不同的口音而闻名。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波士顿也因其蒸蒸日上的科学团体而出名。大波士顿区域有数百所大学、生物科技和制药公司,对于 Seeding Labs(一家非盈利性组织,其使命是帮助发展中国家有才华的科学家进行改变生活的研究)而言,还有何处能比这个地方更好?在社区的帮助下,他们为科学家提供他们所需但无法获得的资源,包括实验室设备、培训和接触领域内有影响力的关键人物的机会。

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Nina Dudnik 博士在布朗大学 (Brown University) 获得了生物化学理学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获得了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在象牙海岸参加富布莱特奖学金评选之后,她在哈佛大学以学生小组的形式创立了 Seeding Labs。在非洲时,她与出色的科学家们合作共事,但这些科学家的研究预算只是一般美国实验室的一小部分。当她回到哈佛大学时,她看见非常好的设备被放在走廊里等待处理,只因有了更新、更好的设备。她想到了象牙湾的那些同事们,他们为了充分利用研究预算而手洗 Eppendorf 离心管,于是她意识到必须想一种方法将过剩资源提供给有需要的出色科学家们。

Seeding Labs 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已为 24 个国家/地区的大学和研究机构提供了价值超过 300 万美元的设备和奖学金培训计划。事实上,他们在《快速公司》杂志的“2015 年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非盈利类别中排行第四。目前,他们除了从众多志愿者那里得到帮助外,还雇佣了 8 名员工。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 Seeding Labs,我们向企业关系部主管 Robert Lillianfeld 博士问了几个问题:

你遇到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RL:我们找到了世界各地的大学中需要优质设备的出色科学家,到目前为止,我们已向 24 个发展中国家/地区的 27 所大学运送了 39 批设备。但现在,需求量远远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全球有 67 所大学申请了我们的 2016 年“仪器供应”计划,但我们在 2016 年的设备只够供给四分之一需要设备的大学。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弄明白如何利用我们所拥有的资源来尽量扩大我们的影响,同时继续增加和扩大我们能帮助的科学家人数。

从 Seeding Labs 获得的最有价值的部分是什么?

RL:到目前为止,我们听到的科学家故事是最有价值的部分。我们有幸与世界各地富有有创造力和足智多谋的科学家合作共事。尽管他们获取的资源有限,但他们仍然勇于利用现有的资源进行科研。当我们能够提供他们以前无法获得的设备,从而提升他们的能力时,那就是最有价值的时刻。最棒的是,这种影响始终体现在他们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他们教授的课程以及他们教导的学生中。

你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

RL:这里我就不照稿念了,Nina 可能会提到我们为了帮助在一所大学中设立肯尼亚全国第二个药剂科所做的工作,或者我们与美国和国外研究者所建立的合作。但在我去年加入 Seeding Labs 之前就已经有过很多那样的工作。我确实为那些工作而感到骄傲,这也是我想加入这个团队的原因。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最骄傲的是我们已取得的进步以及我们未来的目标。从我们成立到 2015 年 1 月 1 日,我们已经从慷慨的捐赠者那里收集到了近 70 吨过剩的实验室设备。单是今年,我们就获得了近 25 吨设备。这些设备重量相当于四头非常大的大象,可再次用来为全球科学和创新做出贡献!明年,我们的目标是实现相当于 10 头大象的重量。 

John_Muoma2.jpg

肯尼亚西部的 Masinde Muliro 科技大学将收到一批“仪器供应计划”设备,以供生物科学系的 26 名教员及其学生使用。其中的一位科学家是 John Muoma 博士,他的研究重点是提升该区域居民的食物稳定性。

 

你认为 Seeding Labs 从此以后的发展方向如何? 

RL:尽管我们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围绕为发展中国家/地区的科学家提供设备进行讨论,但我们认为那只是支持科学发展的开端。我们很高兴能够继续我们的“仪器供应”计划,而且还能扩展我们的工作,以让全世界的科学家与他们的同行产生联系,以便交流经验和专业知识。过去,我们已完成了一些了不起的交流计划,由于我们及与我们合作的国外大学都在继续拓展我们的能力,因此,使“科学世界”成为一个更紧密联系的世界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还有其他信息要告诉我们吗?

RL:得益于为我们提供支持的公司和个人的慷慨捐赠,我们所做的一切,即使用我们收集的所有设备来支持所有科学家,才得以成为可能。我们不购买设备,也不从我们的任何货件中获利。幸亏有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等公司以及我们捐款人的慷慨支持,我们才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让我们的支持者认识到他们会为世界各地的人们的生活带来有意义的影响。

因此,无论你是在升级你的 PCR 仪器、处理你不再使用的 HPLC 设备,还是在清理旧耗材,以便为你的储藏室腾出空间,请都不要让你的设备闲置、沾满灰尘,你可以考虑回收利用。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自 2010 年以来就一直与 Seeding Labs 合作,并且捐赠了电泳设备、搅拌盘和玻璃器皿等实验室设备,这些设备被送往南美洲、加勒比海地区、非洲和东南亚的大学院系,以为他们提供支持。如需了解更多有关如何能够进行捐赠或参加志愿者服务的信息,请访问 Seeding Labs 的网站

 

Robert Lillianfeld 博士的个人简介:Robert 与 Seeding Labs 公司的合作伙伴共同制定了最符合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销售和营销目标的捐赠和志愿者服务计划。反过来,这些合作伙伴也会满足 Seeding Labs 的仪器供应计划的设备需求。除了作为一名研究科学家的经验之外,Robert 还作为 Janis Research Company 的一个销售工程师帮助同行科学家安装实验设备。在获得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实验物理学博士学位后,Robert 成为美国普渡大学的一名访问学者,他还是麻省理工学院 (MIT) Francis Bitter Magnet Laboratory 的一名博士后。

Robert-Lillianfeld_copy.jpg

 

 点击下面,以了解更多有关 CST 企业社会责任的信息。

点击查看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主题: 企业社会责任

订阅电子邮件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