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诚信”播客:第 5 集 - 下一代


Chris S 发布于 2018 年 6 月 20 日 03:10:00

怀揣着以科学为伴的激动心情:分开介绍含有五集的播客,探讨“科学诚信”对可重复性危机意味着什么

第 1 集 - 科学诚信

在我们的“科学诚信”系列的最后一集,我们希望,一些最激动人心的创新者能够越过重重的学术界等级,在获得自身成长的同时,专注于将学术界打造成为一个更好、更负责任的地方。

我们采访了三位创业学者:

我们谈到了在获得资金的过程中有关求真务实与过分夸大研究结果的问题。

Ali 说:“我想如果我们着眼于科学研究要达到什么样的最终目标,那么大多数时候,最终目标就是那些可以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未来产品或技术所依赖的基础。如果你不认为有最终目标,那么就不能依据目标来勾画蓝图和做研究。我认为,有些人是为了做研究而做研究,以及有点东西可以发表。然后循环往复。我觉得,对可能的研究结果保持务实求真的态度真的很重要。”

我们还聊到了年轻科学家,以及如何鼓励和让更多人参与到同行评审过程中。

Daniela 说:“同行评审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也是作为一名科学家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像对我们的要求一样,差不多到了博士后以上的级别阶段,才能参与同行评审。可能会希望我们做那些研究人员做的部分工作。但我们没有受过这方面的培训……此外,事业起步的研究人员是一个更具多样性的人群。因此,我们确实相信,多样化对几乎任何事情都有很大的作用。我们认为,把这种多样性融入到反馈中,可以真正改进作者沟通评估。有几个研究可以证明,对于事业起步阶段的科学家所做的同行评审,我不敢说更好,但却更详细、更具建设性。”

最后,Chris 带我们快速地了解了如何通过预注册和模块化研究沟通来“修复”学术界的发表问题。

Chris 说:“现在,我们如何沟通,这会在一个研究周期内出现所有这些不同的方面。在一切事情都完成后,我们会试着将它们写入一篇文章里,把所有这些方面放在相应的地方,例如代码和数据。但我们在事后又尝试重建这个过程。如果我们以更小的模块进行沟通,并不断这样做,你就会在沟通过程中带入很多研究周期发现的隐含细节,而这些细节在预注册时我们就尝试做过了。也就是在真正获得数据之前,进行猜测,并做沟通。因此,便能证实或给出预测,并继续观察。通过将这些作为一个构建原则融入到沟通过程中,从改善科学渠道和哲学层面来说,你也能得到许多好处。”

---

到此,我们的“科学诚信”迷你系列就要结束了!我们热衷于从许多不同的角度探讨更好地做科研的想法,简短的答案实际上相当于没有答案。但通过探索许多不同的方法,并提出看似很小实际上却可行的变化,这也许是一种循序渐进地保持科学发展得更好、更快、更有力的方式。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主题: 可重复性

订阅电子邮件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