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诚信”播客:第 4 集 - 发表


Chris S 发布于 2018 年 6 月 13 日 03:20:00

怀揣着以科学为伴的激动心情:分开介绍含有五集的播客,探讨“科学诚信”对可重复性危机意味着什么。

第 1 集 - 科学诚信

在我们“科学诚信”的第 4 集,我们深入科学传播行业领域,这个领域的组织是为了以最高效、最公平和最深思熟虑的方式,有效将科学传播到更广阔的世界,并确保科学保持向前发展。

我们采访了科学出版界的三位关键领导人:

  • Alison Mudditt,PLOS 的首席执行官
  • Ivan Oransky,Retraction Watch 的共同创始人
  • Richard Sever,bioRxiv 的共同创始人

我们聊到了关于出版商在沟通阶段确保科学诚信的作用。

 

 

Alison 说:“我想,科学奖励系统中的这个不正当激励问题,最终必须由研究机构和资助方解决。但我认为,我们所有人(包括出版商)都在维持一个出版系统的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这样的一个系统中,出版激动人心、虽然不一定是好的但确实可靠的新结果会变得非常容易。出版商使用期刊品牌和影响因子的方式会推动投稿,并形成这些声望非常高的期刊,如果你喜欢,它还会在这个系统中发挥部分作用。”

我们还谈到了撤稿如何符合出版界的生态系统,以及是否可以作为一个工具来纠正学术界的不良激励结构。

Ivan 解释说:“经济学家喜欢说:‘没有坏人,只有不良的激励措施。’我想,这就是你每天都可以在科学领域看到的。撤稿本身不是一种惩罚。只是清除了科学文献。因此,我认为,撤稿肯定不足以鼓励好的行为。这就好像在问死刑会不会增加不良刑事处罚,是否足以杜绝犯罪一样。答案是:否。它只是尝试打击或限制犯罪的杯水车薪。但我们决不可能做到限制。我们不可能完全根除犯罪,也不可能完全杜绝不端和欺诈行为。但我们可以使用许多不同的工具和策略来尝试限制犯罪,或者至少在发生犯罪之前让它显现出来。撤稿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它们是大棒,我们需要许多‘甜枣’来鼓励我们想要看到的行为,鼓励做正确的事,我指的是科学诚信。”

我们最后谈到了预印本的重要性,这种发表方式如何能真正帮助打破阻碍科学家保持诚信的激励结构,以及如何真正打击抢先发表。

Richard 说:“BioRxiv 是一种防抢先发表的手段,因为任何人通过它都能看得更深,如果你在 2018 年 1 月 1 日将你的材料放在 BioRxiv 上,但有人也于同年 6 月在美国国家科学院论文集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那么是你领先;你领先了他们 6 个月。最近有一些很好的例子:Jennifer Doudna 在 CRISPR 发现了一篇竞争文章,文章出自博德研究所 (Broad Institute) 实验室。他们的论文同一天出现在《科学杂志》(Science Magazine) 上,但 Jennifer 在许多个月前就在 BioRxiv 上发表了预印本。因此,很明显,在前期文章何时完成方面,预印本可以证明她先完成。”

---

下一集:我们与下一代科学颠覆者对话,并讨论作为研究人员和创业者,他们的哪些努力可以让科学变得更好、更快、更负责。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订阅电子邮件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