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实验室科学家到实验室应用支持


Kaitlin M. 发布于 2018 年 8 月 29 日 03:15:00

我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CST) 的一名产品科学家。我的日常工作和我的同行科学家们不尽相同,有时,我甚至发现很难描述我所做的工作,但我会试一试!

我和我的团队要监督我们 ELISA 产品和检测试剂盒的批量生产。这包括最为显见的新抗体批次生产任务,还包括库存管理、质控检测以及最重要的客户技术支持。我刚刚是不是说到了技术支持?是的,我跟你们一样感到惊讶!

18-BCH-30000 技术支持

我曾从事过癌症生物学相关工作,在 2017 年加入 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之前,曾是麻省总医院和 Novartis 的一名研究员。在我多年的实验室工作中,我一直是 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的忠实客户,利用抗体来生成关键的决策数据。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始终是我的首选供应商,如果我需要某个产品,我很少会考虑其他选择。有时,某个可靠抗体对实验的可用性甚至可以决定一个项目的命运。

今天,我从事着实验室另一方面的工作,尽管我不一定进行研究,但我确实觉得我在以自己的 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方式直接作出贡献。作为产品科学家,我们有各种特殊经历,在实验室、会议或偷空喝杯咖啡时随时可能被来电打断。有时,我们会在进行某个实验期间接到疯狂客户的来电,他们不确定如何进行,想要我们给点建议或指导。这时候,我才感觉我的工作最有意义。 

回想起来,在我是一名研究员的那些年,我本应该打这类电话的。而不是盲目地搜索网页以寻找参考,或从其他供应商那里购买相同的产品。我本可以只需要打个电话或填个网页表来联系技术支持,便可节省大量时间和金钱。我努力寻找适合某个特别免疫沉淀 (IP) 项目的抗体。我无法让蛋白沉淀,尽管尝试了每一种经免疫沉淀 “验证”的抗体。我们每周都会举行项目状态会议,我总是害怕收到坏消息。有时候,试剂会被保存在不合适的温度下。对于可能浪费的时间和金钱,我们感到恐慌。稳定性检测数据应该可以帮助我确定某个试剂是否仍然可以安全使用。

在优化和验证我们产品目录中的每种产品的过程中,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的产品科学家们进行了无数次蛋白印迹实验、免疫沉淀、ELISA 和细胞检测。虽然我们可能不理解我们客户的实验的每个细节,但我们会根据我们在实验室以及管理我们产品的多年经验,竭尽所能地给出建议。由于我一直在幕后工作,我理解 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为什么是我的首选试剂供应商。我们关心我们的产品,也关心客户和他们的结果。作为 CST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的产品科学家,我们可能不必写基金申请,或发表很多文章,但激励着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并且感受到我们也是这个研究团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助力我的研究!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订阅电子邮件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