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T 科学家参加 SfN 会议。


Richard C 发布于 2016 年 12 月 07 日 03:00:00

blog_CST_scientist_SfN_feat_1600x200.jpg

今年的神经科学学会 (SfN) 会议在美丽的加州圣地亚哥举行。30,000 多名神经科学家和供应商参加了该年度会议,意在分享和讨论关于神经科学的所有话题。当然,神经科学是一个广泛的多学科领域,其跨越从分子和神经元到回路和行为的范围。作为一名参会者,确定座谈会讨论和海报的优先次序始终是一个挑战,今年的会议也一样。

作为一名开发科学家,我把我的注意力集中在阿尔茨海默病 (AD) 疗法的研发上,AD 是一种单在美国就影响近 250 万患者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我试着从 CST 的角度去理解目前的 AD 研究状态,以及学术界与工业领域之间可能存在的共同点。从这个观点来看,我能找到新方法来了解 AD 进展,以及将来可能的目的治疗性靶标。

在过去几十年里,AD 研究的主要推动力一直都是淀粉样蛋白假说。根据这个假说,淀粉样 β 肽 (Aβ) 在脑中聚集是 AD 发病的主要途径,这最终在脑组织中产生此类痴呆的标志,即淀粉样斑块。理解起病、进展期间的疾病过程,以及最终的 AD 病理一直是一个重点研究领域。关于 Aβ 会如何改变突触(脑中神经元间的通信单元)的研究处于该领域的主导地位。但清除 Aβ 的药物明显失效,这表明需要更好地了解 Aβ 病因。

神经免疫系统和 AD 发病之间的关系显然是 SfN 的一个重点研究领域。小胶质细胞是脑中的常驻免疫巨噬细胞,能清除细胞碎片,同时提供细胞因子来产生炎症反应。这些过程对脑平衡同时具有保护和有害作用。

出于多种原因,AD 领域对小胶质细胞生物学非常感兴趣。例如,小胶质细胞围绕着淀粉样斑块,但小胶质细胞是否在脑中起着保护或有害作用并不清楚。此外,研究人员发现了多种小胶质细胞表达的基因突变,这些突变是 AD 的风险因素(例如 TREM2)。最后,小胶质细胞可能对突触形成、维持和丧失起着直接作用。因此,小胶质细胞可能是 AD 进展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也可能是一个治疗靶标。

一些讨论和海报强调了研究人员如何研究小胶质细胞和 AD。尽管啮齿动物模型仍是 AD 研究的主要模型,但研究人员正在采用取自患者的诱导性多能性干细胞 (iPSC),来研究疾病进展的细胞基础。多名研究人员报告称,小胶质细胞样细胞模型的产生与取自患者的 iPSC 不同。显然,在帮助促进这个新兴领域的发展方面,CST 的首要任务便是开发基于抗体的小胶质细胞标志物。通过使用 AD 患者的 iPSC 源性小胶质细胞作为一个模型系统,研究人员现在正在研究基因变异体会如何增加 AD 风险。

在这些研究的一个例子中,加州大学 (UC) 河滨分校的 Blurton-Jones 团队报告称,在携带 TREM2 突变的患者中,iPSC 源性小胶质细胞出现小胶质细胞功能改变(如 Aβ 吞噬)。值得一提的是,研究人员还指出,在人 iPSC 细胞产生的 3D 脑神经元类器官中掺入了小胶质细胞,这是 AD 研究中一个令人兴奋、基于人细胞的潜在模型系统。目前仍有许多工作尚待完成,包括明确了解 TREM2 及其下游信号转导通路如何在疾病中发生改变。研究这些通路(也许会使用之前所述的新的人细胞模型)可能会在将来产生潜在治疗靶标。目前,CST 正在开发多种小胶质细胞相关产品,这会促进这一令人兴奋的领域的研究。

总之,AD 仍然是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许多激动人心的进展和发现即将来临。在这个领域中,CST 将继续提供经高度验证的抗体工具,以便加快了解和治疗 AD 方面的进展。

对神经系统科学感兴趣?查看 CST 神经系统科学资源页。 

点击查看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订阅电子邮件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